Wednesday, March 22, 2017

一封寄出去的信


其实,写信是件很浪漫的事。

如果你不懂其之浪漫,那么回想以前SMS时代,你认真的把你想说的写进一封几十仙的信息,那种感动应该是一样的。

我想,如果有天我收到你的手写信,我绝对会人很认真的看完。而不是如同现在方便却失真的沟通软件,我可能看了连回都懒得回。

制式的寒暄,空洞的回答,没有灵魂的对话。仿佛在与你对话,又仿佛没有。

===

最后一次写信的岁月,或许已经无从考究,或许可以追溯到以前,那段我已经忘得一塌糊涂的小学年华。

以前小学总会很多很多的代课老师。那种就像过客的老师。
或许因为他们年轻,所以特别容易让人感觉亲近。又或许是小学生特别容易感动,爱别离,结果就算他们离开了,曾几何时还是会写信联络。

犹记。一个字一个字地把自己想说的写在实体纸张上,然后把它折起来封在信封里,贴上邮票,然后一点也不显麻烦地骑脚车到离家不远的邮箱。

当然,过客终究会慢慢断联,可是写信的感动却深藏记忆。

===

如果你没写过信,那么请试试吧。别和我说方便,有些感动,不是方便或科技能够代替的。
就如同阅读,拿着实体书,一页一页翻的感动,不是电脑文件一滑数页所能相较。

一个一个字地把自己想说的写出来,那是对自己的坦诚,让你认识你自己;
把信寄出去,那是对对方的坦诚。


天狼

Sunday, January 1, 2017

2017好


2017好,他没有要告诉别人2017 resolution这类的东西。
因为 I DONT CARE.

跨年之际生了一场大病,所以他的2016-2017是在床上过的。

当晚,隔着一条小巷的邻居屋子,频频传来电话交谈声,他似乎正一个个朋友地拨打过去,问他们如何跨年,向他们述说自己没有跨年计划,似乎迫切想找个朋友能够参与他们之类的。

我聆听,准确来说是‘偷听’(可是他真的很大声啦)着那一通通电话,心里想着:“真的有必要如此么?”

结果他没有给到自己答案,只是想着想着,似乎又应征了他曾经领悟出的事实:
人都是寂寞的。

无论你在instagram,fb,snapchat等等等等多么努力地向别人证明你活得多精彩,其实你还是寂寞的。

所以他,从来没什么兴趣去看你多么努力去演绎你的人生,他只有兴趣去看你真实的自己。是的,那个静默深夜,你仿佛什么都不剩,脱下面具与防卫,最真实最原始的你。

——

好了不说这些了,近期特别累,也特别暴躁。因为做FYP真的做得太累人的,做出来的结果永远达不到期望,还要面对各种问题,庆幸有陪伴。

很想快点结束,虽然未来不一定更好,可是我真的累了。我有点厌倦这种无日无天,假期节日如无物的生活。

我厌倦我陪伴不了爸妈回乡,我厌倦朋友来找我问我得空没我答不到他们,还要他们忍受我的暴躁。

唯一的好处,可能就是被人问你什么问题,你都可以用它来搪塞:
新年去那里?农历新年干嘛?新年resolution是什么?

F Y P 咯。


科科
天狼

Saturday, November 26, 2016

这是理性的傲娇,还是摩羯座的矫情?


不知道那是摩羯座的通病,还是他的缺点,那就是——
通常,他平时很多时候都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不鸟的样子。可是如果你一碰触到他的底线或原则,你就就会发现:

其实他脾气很臭,非常臭。

是的。他的嗔心其实真的很重。

心理其实真的是一种很矛盾的东西。

总归而言,谁会有事没事就把《原则》/《底线》/《我在乎的》拿出来说?
他不屑,而且他会认为:谁在乎?
更何况人类本就存在那种——知道你底线,反而更喜欢用这来挑战你的贱人性。
可是别人真的让你大动肝火了,他真的没那种修为去和你装笑脸,更何况一直以来就直来直往惯了。

最好笑的是,他明明生气了,心理却是理智得恐怖地想着:我生气是我的事,可是别人有必要为了我的《生气》、《在乎》而去改变他们自己的说话方式么?答案好像是《不》的。

所以,自中学开始,他就很怕去靠近那种口无遮拦的人。鉴于,他认为他没那种去干涉别人说话、行事等的权利,可是对方却会在不知觉中弄到自己不爽的话,那么还是别太要好好了。

是的,他承认,他从来就是不是那种可以和你毫无避忌互飙粗口,互揭伤疤的人。有人把这种直白当成是《真性情》,《真友谊》,《真感情》。
啊,抱歉,恕他不敢恭维。

所以很多时候,你以为某人莫名其妙地发脾气,可是你有没想过你说的话,其实刚好就在别人的痛楚\恐惧\敏感点上撒把盐?

想来你没有,你只会觉得:ZOMOK他酱Sensetive的?随便讲一下罢了吗。

他自认不是那种喜欢闹脾气的人,他生气自然有其理由在内。可是其重要么,毕竟他不认为别人应该迁就他。
这是理性的傲娇,还是摩羯座的矫情?


天狼

Tuesday, November 8, 2016

我是不是失去了一种叫《悠闲》的情怀


随着年龄渐长,我朦胧地感觉,自己自得其乐的悠闲情怀好像也慢慢逝去。

我回想,以前中学放假三个月,一样是在家里呆着什么都没干成,可是却不会有种懊悔的感觉。放假本来就应该尽情地去让自己休息不是么?

现在纵然放假了,总也感觉自己得为假期后的事物做准备,不然找份工也不错。虽然到最后,自己依然是什么都没做成。

然后,就懊悔自己真的很颓废。我问自己我真的颓废了吗?我不知道。

其实真的很不喜欢这种别人/社会/环境/压力/职场/学校等等叫你应该怎么做,你才会赢,你才会跑得比别人快,你才会这样那样的说法。

我们是不是要为社会/人性/情绪等等的压抑与机械化而奋进,同时还要引以为荣?

我害怕别人问我的那个问题——你假期都在干啥?
我往往只会做出个愣然的表情。我怎么才能给出一个不会让人觉得我好像垃圾的答案?

我在乎别人的看法了吗?我觉得不是的。
我想,我在乎的是,我怕自己也会臣服于社会的定律下,我自己也会觉得自己很颓废。

或许,改变的是休息的要求已经不一样了。我们长大了,我们需要的《休息》,不再满足于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干的放空;我们需要的,是能让我们忘却自己是谁,在忘却中又仿佛找回真我的《游走》。

所以,我们长大后,爱上了旅行。离开一个自己活腻的地方,去一个别人活腻的地方,寻觅那失落的灵魂。

又或许,是有些东西弄到我完全没心情去休息,因为我一直在逃避。

所以,我就被夹在了那个行与不行的隙缝。

有时我站在那顶楼俯瞰世界,戏谑俗人活在牢笼而不自知。我岂不更可笑,茫然若失,我改变了啥,尽其量不过只不愿臣服的蝼蚁。

其逆,可笑可悲,不过儿戏。哀哉。


天狼星

Tuesday, October 11, 2016

Saturday, October 1, 2016

交心谈心


好像很久没有与人交心谈心的时候。

仿佛已慢慢觉得没必要与人交心谈心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他对耿说:
久而久之,会慢慢发现其实所谓交心谈心没所谓的神圣。毕竟就算我们促膝长谈了,我们以为我们已经影响了对方,我们以为在对方的人生中留下了踪迹。但其实我们谁都不是谁的谁。到了最后,我们还是固执于自己的价值观,谁也没有权利去改变另一个他。

所以,这世界有了“绝交“,有了“分手”,有了”分道扬镳“。

回顾以往,这些已然陌生得不能再陌生的他们,何不是曾经与你交心谈心过的?

所以我们潜意识向现实臣服了。与其去寻觅那触不可及的交心,我们选择了大家都在做的事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奈何,爱情亲情友情,或许仅仅是人分出来的。

曾经与人交心谈心的你,那感动的刹那,眼前之人是情人家人或友人,还重要吗?

我们不是不会感动,我们只是忘了。又或是,我们的感动变了?


我是个喜欢问抽象题的人
如果有天我问你
你的感动是什么?
你能答么

天狼

Monday, July 25, 2016

六弄咖啡馆,观后感

六弄咖啡馆主题曲:孙燕姿-半句再见

不知道你是否记得我们中学图书馆里,有本以前被我们争着借,甚少出现在架上的一本书,叫着《六弄咖啡馆》。然后他想起了和他争过这本书的一些脸孔。

然后最近,这本小说被拍成了电影,或许是对青春电影已经疲劳,或许是广告打得没有《少女时代》《那些年》凶,马来西亚并没有前者的热潮。

他却倍觉荣幸,不知为何,就是对于热潮不太敏感。热潮,不代表会欣赏,反而很多时候代表的是庸俗。

想当年,他拿着藤井树这本《六弄咖啡馆》,以为只是另一本藤井树式的爱情小说,看了接近300页,结尾时,你才发现,故事里那个对爱情傻得可爱的小綠,原来已经……

看过小说的,都喜欢故事里的小绿,那种感觉,就像喜欢当年那个对爱情傻得可爱的自己。就像那句话:我也很喜欢,当年喜欢你的我。

我看完电影,和朋友在酒吧里喝着酒,外面下着雨,我突然发现,以前第一次读那本小说,我好喜欢里面的关闵绿,好讨厌里面的李心蕊。

然后,毕业甚久后,再次阅读,我没了那种爱恨,只剩下顶点的可惜。

再然后,我看了它的电影,我对我朋友说:我们,好像变成李心蕊了,当年那个我们讨厌的她。

我们苦笑沉默对望,

我喜欢六弄的引子:
六弄人生:
人生,像走在一条小巷中,每一弄都可能是另一个出口。也可能是一条死胡同。
生在一个与一般人不同的家庭中,是我人生的第一弄;
爱上了你,是我人生的第二弄;
注定般的三百六十公里,是我人生的第三弄;
失去了你,是我人生的第四弄;
母亲的逝去,是我人生的第五弄;
在这五弄里,我看不见所谓的出口,出现在我面前的,尽是死胡同。
该是结束的时候了,该是说再见的时候了。
再见,世界,是我人生的第六弄


天狼星 

Saturday, July 9, 2016

随写 09/07/2016

突然发现这里已3个月没更新。虽然从未有过每个月至少更新一次的义务感。可是那么长的时间,却没感觉去写,也就多了一些对自己还否感性的怀疑。

或许是工作。发现原来工作真能让人失去了思考的时间,被用去应酬,休息,也就不会去想有的没的。啊对,谁会在职场说感情?彼此不就彼此的过客。

以后,我们也就如此。

工作的三个月,遇见了很多很多的人,突兀地发现自己很老练。似乎老江湖般,有技巧的自来熟,毫无扭捏与违和感的说嗨,然后离别的那天也不见得会矫情地看着你的背影离去。
从来没为相遇感动过,又怎会有离别的愁。

那日我看着人去镂空的大厅,发现自己阔达得恐怖,像病态般欣赏花谢的美。

有情无情,爱恨情仇,发现自己真的不太会分别了,也越来越不懂自己了。

他说,不如就这样不懂下去,反正没差。

天狼星

Monday, April 4, 2016

一年


20以后

发现原来一年多了很多意义。
一年,已经不再是升一个年级,换一个班,见同样的人。

一年了……
一年,或许已经是升一个年纪,换一个境,见异样的人。

有些朋友,原来已经一年没见,可是毫无知觉
嘴上说找日见面,然后又一个一年

有些朋友,原来认识一年了,可是从未见过
也未言哪一年会见

有些朋友,撑不过一年
毕竟无需一年,来看清相异的追求与原则

有些恋情,同样撑不过一年
朝生夕死,爱人陌人,不过朝夕,却度不了生死

有趣的是,人类这种生物
喜欢那种言论——哪一年,该做什么事。

他们爱问:人生有多少个十年,人生有多少个春夏秋冬……
不同的时间观,仿佛带着不同的风景

你的时间观是啥,看到的风景又是啥

那日我看着夕阳
看的是时间
看的是朝夕
看的是人生



你看到么?
天狼星

何需认真


不知不觉已四月。不知不觉原来那么久没更新这里。
生活好像也越来越多的《不知不觉》。因为也不知道是否还仅存多少的知觉。

以前的回想,要么带着空洞,要么带着领悟,要么带着惆怅,终究会有那么丝感觉在内。
当下的回想——这几个月,发生了不少事,可是却好像没了什么感受在内。

就好像在戏院里看了一部电影,可是却少了小时候会哭会笑的冲动。
我少了一种真挚,他们好像把它叫《感动》。

讽刺的是,以前的他叫嚣着:吾人生的终极,不就是欲寻觅感动。感动别人,感动自己!
像耳光般往自己的脸上盖了两巴掌,却连痛的感觉都忘了。

又或许脸皮已变得太厚,嬉皮笑脸的游戏人间,厚颜无耻得毫无下限,反正也自恃把人性看透了。
要么沉默不语。要么胡言乱语。何需认真。

别太信他,也不用对他认真
因为他也从未认真。

我们手勾手的答应彼此,我们不认真好么?
那算是种《认真》么?

这不是篇无痛呻吟
无痛有,呻吟无
天狼星

笼中鸟


有日养鸟好像成了种主流。

奈何,你看过多少养鸟人,是不把鸟关在笼子里的?
有人说:我不曾把鸟关在笼子里
有人说:它是自愿关在笼子里的
你说呢

养只真的不难,他也养了一只。它飞进了笼子里,奈何终日不鸣叫,只好把它放了。

有天,它飞回来问道:你为什么就丁点都不挽留,也从未再寻于我
他回:我从来不曾挽留或寻觅与你,可至少从未如你般背对我远离而去。

矛盾如斯。你不想活在他的牢笼里,彼此都不开心,那不如让彼此解脱。
待得你在混世中累了,你又患得患失般回到如白痴般的他那,求与慰藉。

时间哪能完好,要马儿好,又要马儿不吃草。
落叶,自它落下,总归入枯。

问苍穹,在这博弈里,是他的错,是鸟的错,还是笼子的错。
苍穹总归无语,他也就选择既然面对。
或许从来都没错,只是时间的错,混世的错。



养鸟?不是不会,只是懒惰
天狼星